如果您喜歡老絕影視(97idy.com),請按 Ctrl+D 直接收藏本站!站長FB:

http://www.facebook.com/97idyco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愛情片  »  山楂樹之戀
山楂樹之戀-線上看

山楂樹之戀

主演:
周冬雨 竇驍 於新博 
狀態:
BD
保存到桌面
熱度:
加载中
地區:
大陸
語言:
國語
上映:
2010
類型:
愛情片
更新:
2014-06-08
評分:
2
劇情:
小說《山楂樹之戀》,被稱為史上最幹淨的愛情,故事發作在1975年前後那段貧窮而包括理想的光陰:  她被琴聲吸引住了1974年的初春,上高中的...詳細劇情
20.0分
来源:百度影音(百度影音P2P服務已經停止,請使用快播觀看)
来源:快播qvod(百度影音P2P服務已經停止,請使用快播觀看)

影視評論: (溫馨提示:如果在觀看影片時遇到任何問題,可以直接留言.)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詳細劇情介紹:小說《山楂樹之戀》,被稱為史上最幹淨的愛情,故事發作在1975年前後那段貧窮而包括理想的光陰:  她被琴聲吸引住了1974年的初春,上高中的靜秋被學校選中,參與編輯新教材,要到一個叫西村坪的中央去,采訪村民,然後將村史寫成教材,供她所在的K市八中的(內容來源於老絕影視 www.97idy.com)先生運用。  在去西村坪的途中,村長向靜秋引見了一株開白色花朵的山楂樹。他說,這棵樹原本是開白花的,但在抗日和往常期,有數抗日英雄被殺害在了樹下,他們的鮮血流進了地下,這棵樹就開紅花了。  不知為什麼,靜秋的腦海中總有一種幻覺,隱約中看見一個身穿白襯衣的英俊小夥子正站在山楂樹上等待自己心愛姑娘的到來。  靜秋被佈置住在村長家,靜秋與村長的二女兒長芳很快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冤家。村長的妻子想撮合自己的二兒子長林與靜秋,搞得靜秋有點手足無措。  靜秋得知張家三兒子“老三”在勘探隊任務,而與他的第一次見麵是從靜秋聽到優美的手風琴琴聲(內容來源於老絕影視 www.97idy.com)尾的,拉的正是靜秋最喜歡的蘇聯歌曲《山楂樹》。靜秋一下子被琴聲吸引住了,不由末尾夢想起拉琴人的長相。出如今靜秋眼前的是一個長相英俊的年輕人,長得一點都“不革命”,很“小資產階級”,穿著也很潔淨挺括。不知為什麼,靜秋突然末尾變得無比慌張起來,似乎突然很在乎自己的穿著裝扮起來,這是她原來從未出現過的狀況,她從沒有在誰的麵前如此忐忑不安過。  回到村長家,大家一引見,靜秋才知道原來老三不是村長的兒子,他叫孫建新,隻不過以前在村長家住過一段時間。老三牽起了她的手漸漸地,老三和靜秋熟習起來,經常趁半夜休息時間來找她,跟她聊聊天。靜秋漸漸習氣了他的存在。突然有延續幾天,老三沒出現,靜秋末尾失魂落魄了,她越想越覺得自己被老三騙了,冥思苦想之下,她寫下了一份決計書,要和老三劃清界限。沒想到過了幾天,老三突然又出現了,原來他是去別處處置技術缺點去了,靜秋想看他又怕看他,正不知如何是好時,老三自動找到了她,小聲通知她下次出門之前一定親身來通知她,還送給她一支新鋼筆。靜秋猶疑半天,收下了他的禮物,那份決計書也忘到了腦後。  過了幾天,靜秋要輪休回K市,早晨,老三悄然給她留了言,約好第二天八點在山上等她。靜秋暗自興奮,可又怕老三會對她做什麼出格的事,但她卻基本不知道男人如何對女人構成要挾。冥思苦想,她決議到時不讓老三碰到她的身體就好了。  分手時,老三突然提出要跟靜秋到K市去,靜秋沒贊同,隻容許讓他第二天下午去縣裏接她。一天後,靜秋匆匆從K市往趕,沒想到車半路拋錨,等到了站老三已等她很久了。兩人趁著夜色回西村坪,老三牽起了靜秋的手。路過山楂樹的時分,老三提議去山楂樹下坐坐,靜秋卻又想起了那個穿白襯衣的幻影。老三騙她說鬼出來了,將靜秋摟在了自己懷裏。靜秋覺得這樣不太好,卻又舍不得分開,隻覺得心裏很踏實,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隻怕被人看見。老三趁這個時機失掉了靜秋的初吻。  一天,靜秋有意中提到媽媽身體不好,需求吃核桃和冰糖補血。沒過幾天,長林提來了滿滿一籃核桃,老三拿來了一袋冰糖。靜秋感謝不已,卻對兩個男人的厚愛手足無措。  為了證明能還老三買冰糖的錢,靜秋忍不住向他誇耀自己打零工的經曆。聽說靜秋去幹那些粗重又危險的零工,老三十分不擔憂,為勸靜秋不要再去做零工,提出每月給靜秋幾十塊錢,卻被靜秋以為他很瞧不起她,內心發生了反感。  靜秋有意中從他人口中得知,老三是有未婚妻的,而且是城裏高官的女兒,她深受打擊,決議從此不再理他,還向他人借錢,將買冰糖的錢還給了老三。老三不知靜秋為何突然翻臉,內心惶惑不安。  完畢了編寫教材的義務,靜秋就要回K市去了。老三要去送靜秋,卻遭到拒絕,心裏十分不是滋味,給靜秋寫一了封信,說尊重靜秋的選擇,還勸她別再去做那些危險的零工。甘美的地下約會持久的西村坪生活完畢了,靜秋回到了K市八中繼續讀書。五月的一天早晨,靜秋在門外發現了一大叢怒放的山楂花,猜想是老三偷偷送來的,心裏一陣甘美,卻怕傳出去影響不好,於是給老三回了一封信,正告他“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既往不咎,下不為例。”  靜秋應用暑假打零工,雖然辛勞,卻很滿意有這份支出。老三生怕靜秋打零工受傷,先後托長芳和長林給靜秋送錢,靜秋這才知道老三無時無刻不在關心著自己。幾個月後,兩人像特務接頭般約到江邊的亭子相見,老三終於向靜秋說明,自己沒有未婚妻,並且直言自己對靜秋的傾慕。料峭春風中,兩人身穿一件軍大衣,抱在了一同,心也似乎貼得更近了。  靜秋畢業,末尾預備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這讓靜秋的媽媽心急如焚———下去容易回來難,更何況一個女孩子……這時K市出台了一項政策,教員子女可以頂替父母上崗。於是靜秋媽提早退休,讓靜秋頂職。但是手續卻遲遲批不上去,靜秋一家不得不處處小心翼翼。  在等待審批的日子裏,靜秋不得不四處打零工,偶然也與老三偷偷約會。為了逃避他人的視野,兩人不得不渡江到荒僻的對岸。老三通知靜秋,他正在爭取調到K市來,就能與她每天見麵了。靜秋十分快樂。充溢熱情的一夜靜秋接了一個新的任務,為籃球場做地坪。由於沒錢買膠鞋,幾天上去,靜秋的腳就被燒掉了一層皮,腳底還爛了幾個小洞。與老三約會時,盡管靜秋再三遮掩,還是被老三發現她腳受了傷。老三要送她上醫院,靜秋不肯,急得老三在自己手背上劃了一刀,嚇得靜秋不得不去醫院。  兩人區分包紮完,老三堅持要送靜秋回家,於是他們的關係終於被靜秋媽媽發現了。媽媽和老三深談了一番,沒有明白表示支持他們的關係,隻是跟老三“約法三章”:一年零一個月後他們方可再度會麵。老三叮囑靜秋要好好照顧自己,並與她互換了一張照片,還留給靜秋一些錢,叫她不要再去打工了,這才萬分不舍地分開了靜秋。  接上去的日子,除了見不到老三讓人掛心,靜秋可謂喪事連連,先是成功頂職,到學校做了一名炊事員,後又原告知隻要下到基層鍛煉一段時間,就可以轉為教員。更叫人興奮的是,靜秋下放的農場離老三任務的中央不遠。於是靜秋找了個時機找到了老三任務的勘探隊,卻撲了個空,他人通知她,老三調走了。  靜秋莫明其妙,找到長芳,想打聽一下老三的下落。長芳卻說她哥得了白血病住在縣醫院。靜秋急忙找到縣醫院,卻在病房裏不測地遇見了老三。老三說自己得了感冒,所以在這住院。老三送給靜秋一塊山楂白色的布料,讓靜秋做一件衣服。再次看到老三,靜秋很快樂,卻懼怕老三就是那個得了白血病的人。  回到家,靜秋思前想後,決議無論老三是生是死,都要與他再不分開。第二天,靜秋穿著連夜趕製的衣服來見老三,兩人共同渡過了一個終身難忘的夜晚。黑夜中,兩人終於裸裎相見。靜秋躺在老三懷裏,聽到他的心跳得很快,老三說想讓靜秋看看他的樣子,否則能夠會死不瞑目。靜秋驚慌起來,以為老三發燒了,問他要不要叫醫生。老三搖搖頭,說自己很好。靜秋也拉著老三的手在自己身上“看”,老三歎了一聲,緊緊摟住了靜秋……  那一夜,老三和靜秋終於抑製不住心情的激動,但對性的無知與恐懼卻令他們的舉止荒唐可笑。特殊年代裏被壓制的他們無知地渡過了熱情一夜,靜秋以為自己“做了”,其實卻並非如此。永不消逝的愛靜秋回到農場後,卻再也沒有老三的音訊。靜秋找到醫院,隻看到了老三留下的一封信,信上老三說他對靜秋撒了謊,他不能與靜秋相守終身一世了。靜秋以為老三得了白血病,為了怕自己憂傷才留下這樣一封信,她找到老三住院的醫囑本,又找到長芳,卻得知老三得的隻是感冒,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隻知道他調到A省B市去了。靜秋末尾置信老三詐騙了自己,“得手”後就跑掉了。盡管如此,靜秋還是四處托人打聽老三的病情,失掉的結果是老三患有細微的血小板增加,並不是白血病。靜秋死心了。  半年後,靜秋的女伴魏玲來找她幫助做人工流產,靜秋這才知道自己貧乏的生理衛生知識讓自己錯怪了老三,老三事先並沒有“得手”,極有能夠是得了白血病,將不久於人世,所以躲了起來。為了再見到老三,靜秋到A省去找他,卻無功而返。  幾天後,一個束縛軍來學校找到了靜秋,自稱是老三的弟弟,來接靜秋去見他最後一麵。他通知靜秋,老三由於想見靜秋最後一麵,盡管已中止用藥、中止搶救了,卻依舊閉不上眼睛。靜秋這才知道,老三其實就在K市,不時暗中關心著靜秋。  靜秋離開醫院,見到已是彌留之際的老三,他已瘦得皮包骨頭,深陷的眼睛半睜著,神色像床單一樣白。靜秋跪倒在床前,拉著老三的手,一遍一遍地說:“我是靜秋,我是靜秋……”直說到嗓子都啞了,老三還是沒有反響。他人都勸她不用再叫了,靜秋卻不時記著老三說過,即使他的一隻腳踏進墳墓了,聽到她的名字,他也會拔回腳來看看她。於是她照舊不停地朝他呼喊:“我是靜秋,我是靜秋……”  她一邊喊,一邊撫摸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終於閉上了,兩滴淚從他眼角滾了上去……  老三走了,按他的遺願,他的遺體火化後,埋在了那棵山楂樹下。老三生前把他的日記、寫給靜秋的信件、照片等都交給他的弟弟保管,並對他說,假設靜秋過得很幸福,就不要把這些東西給她;假設她愛情不順利,或許婚姻不幸福,就把這些東西給她,讓她知道這世界上曾經有一團體,傾其身心愛過她。  老三日記本的扉頁上寫著:“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個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歲了,但是我會等你一輩子。”
詳細劇情介紹:小說《山楂樹之戀》,被稱為史上最幹淨的愛情,故事發作在1975年前後那段貧窮而包括理想的光陰:  她被琴聲吸引住了1974年的初春,上高中的靜秋被學校選中,參與編輯新教材,要到一個叫西村坪的中央去,采訪村民,然後將村史寫成教材,供她所在的K市八中的(內容來源於老絕影視 www.97idy.com)先生運用。  在去西村坪的途中,村長向靜秋引見了一株開白色花朵的山楂樹。他說,這棵樹原本是開白花的,但在抗日和往常期,有數抗日英雄被殺害在了樹下,他們的鮮血流進了地下,這棵樹就開紅花了。  不知為什麼,靜秋的腦海中總有一種幻覺,隱約中看見一個身穿白襯衣的英俊小夥子正站在山楂樹上等待自己心愛姑娘的到來。  靜秋被佈置住在村長家,靜秋與村長的二女兒長芳很快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冤家。村長的妻子想撮合自己的二兒子長林與靜秋,搞得靜秋有點手足無措。  靜秋得知張家三兒子“老三”在勘探隊任務,而與他的第一次見麵是從靜秋聽到優美的手風琴琴聲(內容來源於老絕影視 www.97idy.com)尾的,拉的正是靜秋最喜歡的蘇聯歌曲《山楂樹》。靜秋一下子被琴聲吸引住了,不由末尾夢想起拉琴人的長相。出如今靜秋眼前的是一個長相英俊的年輕人,長得一點都“不革命”,很“小資產階級”,穿著也很潔淨挺括。不知為什麼,靜秋突然末尾變得無比慌張起來,似乎突然很在乎自己的穿著裝扮起來,這是她原來從未出現過的狀況,她從沒有在誰的麵前如此忐忑不安過。  回到村長家,大家一引見,靜秋才知道原來老三不是村長的兒子,他叫孫建新,隻不過以前在村長家住過一段時間。老三牽起了她的手漸漸地,老三和靜秋熟習起來,經常趁半夜休息時間來找她,跟她聊聊天。靜秋漸漸習氣了他的存在。突然有延續幾天,老三沒出現,靜秋末尾失魂落魄了,她越想越覺得自己被老三騙了,冥思苦想之下,她寫下了一份決計書,要和老三劃清界限。沒想到過了幾天,老三突然又出現了,原來他是去別處處置技術缺點去了,靜秋想看他又怕看他,正不知如何是好時,老三自動找到了她,小聲通知她下次出門之前一定親身來通知她,還送給她一支新鋼筆。靜秋猶疑半天,收下了他的禮物,那份決計書也忘到了腦後。  過了幾天,靜秋要輪休回K市,早晨,老三悄然給她留了言,約好第二天八點在山上等她。靜秋暗自興奮,可又怕老三會對她做什麼出格的事,但她卻基本不知道男人如何對女人構成要挾。冥思苦想,她決議到時不讓老三碰到她的身體就好了。  分手時,老三突然提出要跟靜秋到K市去,靜秋沒贊同,隻容許讓他第二天下午去縣裏接她。一天後,靜秋匆匆從K市往趕,沒想到車半路拋錨,等到了站老三已等她很久了。兩人趁著夜色回西村坪,老三牽起了靜秋的手。路過山楂樹的時分,老三提議去山楂樹下坐坐,靜秋卻又想起了那個穿白襯衣的幻影。老三騙她說鬼出來了,將靜秋摟在了自己懷裏。靜秋覺得這樣不太好,卻又舍不得分開,隻覺得心裏很踏實,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隻怕被人看見。老三趁這個時機失掉了靜秋的初吻。  一天,靜秋有意中提到媽媽身體不好,需求吃核桃和冰糖補血。沒過幾天,長林提來了滿滿一籃核桃,老三拿來了一袋冰糖。靜秋感謝不已,卻對兩個男人的厚愛手足無措。  為了證明能還老三買冰糖的錢,靜秋忍不住向他誇耀自己打零工的經曆。聽說靜秋去幹那些粗重又危險的零工,老三十分不擔憂,為勸靜秋不要再去做零工,提出每月給靜秋幾十塊錢,卻被靜秋以為他很瞧不起她,內心發生了反感。  靜秋有意中從他人口中得知,老三是有未婚妻的,而且是城裏高官的女兒,她深受打擊,決議從此不再理他,還向他人借錢,將買冰糖的錢還給了老三。老三不知靜秋為何突然翻臉,內心惶惑不安。  完畢了編寫教材的義務,靜秋就要回K市去了。老三要去送靜秋,卻遭到拒絕,心裏十分不是滋味,給靜秋寫一了封信,說尊重靜秋的選擇,還勸她別再去做那些危險的零工。甘美的地下約會持久的西村坪生活完畢了,靜秋回到了K市八中繼續讀書。五月的一天早晨,靜秋在門外發現了一大叢怒放的山楂花,猜想是老三偷偷送來的,心裏一陣甘美,卻怕傳出去影響不好,於是給老三回了一封信,正告他“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既往不咎,下不為例。”  靜秋應用暑假打零工,雖然辛勞,卻很滿意有這份支出。老三生怕靜秋打零工受傷,先後托長芳和長林給靜秋送錢,靜秋這才知道老三無時無刻不在關心著自己。幾個月後,兩人像特務接頭般約到江邊的亭子相見,老三終於向靜秋說明,自己沒有未婚妻,並且直言自己對靜秋的傾慕。料峭春風中,兩人身穿一件軍大衣,抱在了一同,心也似乎貼得更近了。  靜秋畢業,末尾預備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這讓靜秋的媽媽心急如焚———下去容易回來難,更何況一個女孩子……這時K市出台了一項政策,教員子女可以頂替父母上崗。於是靜秋媽提早退休,讓靜秋頂職。但是手續卻遲遲批不上去,靜秋一家不得不處處小心翼翼。  在等待審批的日子裏,靜秋不得不四處打零工,偶然也與老三偷偷約會。為了逃避他人的視野,兩人不得不渡江到荒僻的對岸。老三通知靜秋,他正在爭取調到K市來,就能與她每天見麵了。靜秋十分快樂。充溢熱情的一夜靜秋接了一個新的任務,為籃球場做地坪。由於沒錢買膠鞋,幾天上去,靜秋的腳就被燒掉了一層皮,腳底還爛了幾個小洞。與老三約會時,盡管靜秋再三遮掩,還是被老三發現她腳受了傷。老三要送她上醫院,靜秋不肯,急得老三在自己手背上劃了一刀,嚇得靜秋不得不去醫院。  兩人區分包紮完,老三堅持要送靜秋回家,於是他們的關係終於被靜秋媽媽發現了。媽媽和老三深談了一番,沒有明白表示支持他們的關係,隻是跟老三“約法三章”:一年零一個月後他們方可再度會麵。老三叮囑靜秋要好好照顧自己,並與她互換了一張照片,還留給靜秋一些錢,叫她不要再去打工了,這才萬分不舍地分開了靜秋。  接上去的日子,除了見不到老三讓人掛心,靜秋可謂喪事連連,先是成功頂職,到學校做了一名炊事員,後又原告知隻要下到基層鍛煉一段時間,就可以轉為教員。更叫人興奮的是,靜秋下放的農場離老三任務的中央不遠。於是靜秋找了個時機找到了老三任務的勘探隊,卻撲了個空,他人通知她,老三調走了。  靜秋莫明其妙,找到長芳,想打聽一下老三的下落。長芳卻說她哥得了白血病住在縣醫院。靜秋急忙找到縣醫院,卻在病房裏不測地遇見了老三。老三說自己得了感冒,所以在這住院。老三送給靜秋一塊山楂白色的布料,讓靜秋做一件衣服。再次看到老三,靜秋很快樂,卻懼怕老三就是那個得了白血病的人。  回到家,靜秋思前想後,決議無論老三是生是死,都要與他再不分開。第二天,靜秋穿著連夜趕製的衣服來見老三,兩人共同渡過了一個終身難忘的夜晚。黑夜中,兩人終於裸裎相見。靜秋躺在老三懷裏,聽到他的心跳得很快,老三說想讓靜秋看看他的樣子,否則能夠會死不瞑目。靜秋驚慌起來,以為老三發燒了,問他要不要叫醫生。老三搖搖頭,說自己很好。靜秋也拉著老三的手在自己身上“看”,老三歎了一聲,緊緊摟住了靜秋……  那一夜,老三和靜秋終於抑製不住心情的激動,但對性的無知與恐懼卻令他們的舉止荒唐可笑。特殊年代裏被壓制的他們無知地渡過了熱情一夜,靜秋以為自己“做了”,其實卻並非如此。永不消逝的愛靜秋回到農場後,卻再也沒有老三的音訊。靜秋找到醫院,隻看到了老三留下的一封信,信上老三說他對靜秋撒了謊,他不能與靜秋相守終身一世了。靜秋以為老三得了白血病,為了怕自己憂傷才留下這樣一封信,她找到老三住院的醫囑本,又找到長芳,卻得知老三得的隻是感冒,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隻知道他調到A省B市去了。靜秋末尾置信老三詐騙了自己,“得手”後就跑掉了。盡管如此,靜秋還是四處托人打聽老三的病情,失掉的結果是老三患有細微的血小板增加,並不是白血病。靜秋死心了。  半年後,靜秋的女伴魏玲來找她幫助做人工流產,靜秋這才知道自己貧乏的生理衛生知識讓自己錯怪了老三,老三事先並沒有“得手”,極有能夠是得了白血病,將不久於人世,所以躲了起來。為了再見到老三,靜秋到A省去找他,卻無功而返。  幾天後,一個束縛軍來學校找到了靜秋,自稱是老三的弟弟,來接靜秋去見他最後一麵。他通知靜秋,老三由於想見靜秋最後一麵,盡管已中止用藥、中止搶救了,卻依舊閉不上眼睛。靜秋這才知道,老三其實就在K市,不時暗中關心著靜秋。  靜秋離開醫院,見到已是彌留之際的老三,他已瘦得皮包骨頭,深陷的眼睛半睜著,神色像床單一樣白。靜秋跪倒在床前,拉著老三的手,一遍一遍地說:“我是靜秋,我是靜秋……”直說到嗓子都啞了,老三還是沒有反響。他人都勸她不用再叫了,靜秋卻不時記著老三說過,即使他的一隻腳踏進墳墓了,聽到她的名字,他也會拔回腳來看看她。於是她照舊不停地朝他呼喊:“我是靜秋,我是靜秋……”  她一邊喊,一邊撫摸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終於閉上了,兩滴淚從他眼角滾了上去……  老三走了,按他的遺願,他的遺體火化後,埋在了那棵山楂樹下。老三生前把他的日記、寫給靜秋的信件、照片等都交給他的弟弟保管,並對他說,假設靜秋過得很幸福,就不要把這些東西給她;假設她愛情不順利,或許婚姻不幸福,就把這些東西給她,讓她知道這世界上曾經有一團體,傾其身心愛過她。  老三日記本的扉頁上寫著:“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個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歲了,但是我會等你一輩子。”